您现在的位置是: 首页 > 旅游攻略 旅游攻略

成都望江公园薛涛

佚名 2024-05-17 人已围观

简介成都望江公园薛涛好久不见了各位,今天我想跟大家探讨一下关于“成都望江公园薛涛”的问题。如果你还不了解这方面的内容,那么这篇文章就是为你准备的,请跟我一起来探索一下。1.成都望江楼公园的介绍2.潜心修道的才女薛涛,是经历了哪些事才如此做的?3.成都望江楼公园的薛涛4.成都市望江楼的历史5.成都望江楼有一副残缺对联,出自唐代才女薛涛之手,没人对出下联成都望江楼公园的介绍成都望江楼景观(15张)薛涛

成都望江公园薛涛

       好久不见了各位,今天我想跟大家探讨一下关于“成都望江公园薛涛”的问题。如果你还不了解这方面的内容,那么这篇文章就是为你准备的,请跟我一起来探索一下。

1.成都望江楼公园的介绍

2.潜心修道的才女薛涛,是经历了哪些事才如此做的?

3.成都望江楼公园的薛涛

4.成都市望江楼的历史

5.成都望江楼有一副残缺对联,出自唐代才女薛涛之手,没人对出下联

成都望江公园薛涛

成都望江楼公园的介绍

       成都望江楼景观(15张)薛涛字洪度,长安(今属陕西西安)人。随父宦居蜀中,自幼聪颖好学,才智出众。父丧后,因家贫,十五岁编入乐籍,是唐朝有名的乐伎。她能诗善文,又谙练音律,得当时西川节度使韦皋的赏识,能出入官府,曾做过校书郎,时称女校书。据记载,薛涛有诗五百首,与她同时的著名诗人元稹、白居易、令狐楚、裴度、杜牧、刘禹锡、张籍等都对她十分推崇,并写诗互相唱和,曾被元稹赞誉被“锦江滑腻峨眉秀,幻出文君与薛涛”。可惜这些诗歌大多散失,流传至今仅存九十余首。她用自己的井水制出的纸在当时很负盛名,被称为“薛涛笺”。

潜心修道的才女薛涛,是经历了哪些事才如此做的?

       唐代是诗歌盛行的时代,故而诗妓之多,也是一大特色。其中尤以薛涛最为著名,可谓才情丰沛,艳丽动人。《全唐诗》说她:“字洪度,本长安良家女,随父宦游,流落蜀中,遂入乐籍。辩慧工诗,有林下风致。韦皋镇蜀,召令侍酒赋诗,称为女校书,入幕府。历十一镇,皆以诗受知。暮年退居浣花溪,着女冠服,制纸为笺,时号薛涛笺。”可知沦为乐妓,是生活所迫;流落风尘,仍志趣高雅。

        她自幼即很聪明。八九岁时,父亲手指庭院中一株梧桐起句:“庭除一古桐,耸干入云中。”她便能应口而答:“枝迎南北鸟,叶送往来风。”此话后来变为谶语,待父亲病故,举目无亲,联句中的“枝叶”,竟然是她沦落风尘的写照。

        当时官宦人家的女子,堕入花街柳巷者不是个别。《全唐诗》录诗一首的舞柘妓女,系“韦应物爱姬所生也,流落潭州,委身乐部。李翔见而怜之,于宾僚中选士嫁焉。”韦应物是盛唐诗人,少年时以三卫郎事玄宗,后为滁州、江州、苏州刺史,其女也不免堕入烟柳行列。幸赖有力者脱离苦海,这才回归正常生活。

        可惜薛涛无此际遇,镇守蜀地的军政长官换了又换,她的乐妓身份却始终未变。有时遭遇蛮横武夫,连人身自由也大受限制。据《宣和书谱》及《鉴诫录》上说:

        妇人薛涛,成都娼妓也,容色才调尤佳。言谑之间,亦有酬对。大凡营妓无校书之称,韦皋镇成都日,欲奏之而罢,至今呼之。故进士胡曾有赠薛涛诗说:“万里桥边女校书,枇杷花下闭门居。扫眉才子知多少,管领春风总不如。”涛每承连帅宠爱,或相唱和,出入车舆,诗达四方。唐衔命使臣每至蜀,求见涛者甚众。而涛性亦狂逸,遗金帛往往上纳。韦公既知且怒,于是不许从官。涛乃呈十离诗,情致动人,遂复宠召。

        你看唐代营妓,节度使有处分权力。薛涛才貌兼优,“求见者甚众”,来蜀地巡视的朝廷大员俱欲一睹为快,竟弄得地方军政长官韦皋大吃其醋,不许她与别的官员接触,惟独自己可以“独占”。难怪胡曾要抱怨了:“扫眉才子知多少,管领春风总不如。”

        唐代营妓属军人管理,官妓隶属文士,二者身份是可以经协商改变的。韦皋(745-805),字城武,唐代京兆万年(今陕西西安)人。贞元元年(785)任剑南西川节度使。805年暴死,治蜀凡二十一年。估计薛涛的营妓身份,大约是在韦皋死后变更的。这一年她大约35岁。

        如此一位难得的诗妓,自然声名远播。当时与她交游、唱和的诗人,有元稹、白居易、刘禹锡、王建、杜牧、张祜等。白居易赠薛涛诗说:“若似剡中容易到,春风犹隔武陵西。”委婉中流露一种仰慕之情。

        杜牧寄薛涛诗《白苹洲》说得更是直率:“山鸟飞红带,亭薇折紫花。溪光初透彻,秋色正清华。无多圭阻累,终不负烟霞。”

        薛涛以《酬杜舍人》诗回赠:“双鱼底事到侬家,扑手新诗片片霞。唱到白苹洲畔曲,芙蓉空老蜀江花。”揣摩其意,不消说是很有些伤感的。虽说日里出入豪门,吟诗交游,示人以快乐潇洒的形象,但美人迟暮,独处孤寂的心境,终是自己才能品尝的凄楚。薛涛比杜牧大30多岁,自然会感叹“芙蓉空老蜀江花”了。

        此前,终生未嫁的薛涛,曾与元稹有过一段刻骨铭心的恋情。就中国文学史而言,也许算得一段佳话;但从薛涛个人的角度来说,却是一幕遥远凄清的回忆。

        元稹(779-831),字微之,河南人。8岁丧父,家贫,由其母郑夫人亲自教授书学。他9岁能文,16岁明经及第,24岁授秘书省校书郎,28岁举制科对策第一,官拜左拾遗。是中唐时期与白居易齐名的诗人,世称“元白”。当时薛涛在诗坛已有盛名,令元稹十分仰慕,只恨无缘一面。直到元和四年(809)元稹任监察御史,奉使按察两川,才有机会托人与薛涛相识。二人一见如故,相见恨晚。时薛涛已经38岁,对迎来送往的诗妓生涯早已颇感厌倦,见到元稹,即有托身相许之意。然而此一段缠绵缱绻的情感,却因数月后元稹离蜀返京,从此天涯两分,终成一场梦幻。

        当时的情景,薛涛在《赠远》诗中是这样描绘的:“知君未转秦关骑,日照千门掩袖啼。闺阁不知戎马事,月高还上望夫楼。”大约两人分手之际,元稹曾答应过了却公事之后,会再来成都与薛涛团聚。但世事难测,实际情形并不如约定的那样,致令薛涛只有远望长安,掩袖悲叹,像所有盼望丈夫归来的妻子,在月缺月圆的时候,登楼寄托一份怀旧的哀思。

        此后关山难越,路途阻隔,元稹仕途坎坷,官无定所。十年间先是分管东台,出任浙西观察使,后召命返京,在驿站与宦官刘士元发生争执,被打伤颜面,而宰相偏袒宦官,竟判元稹擅作威福,贬为江陵府参军。不久,白居易亦因得罪权贵被贬江州,又再拿元稹调任通州司马。

        在如此频繁的调动之中,原本比薛涛年轻8岁的元稹,自然不能坚守爱情,加之唐代官吏与妓女交往并无禁令,元之移情别恋,也就在所难免。尽管分手之后,两人也还保持文墨往来,但在元稹一面,似乎只是应付,并非如当日之信誓旦旦了。

        据唐朝人范摅《云溪友议》上说:元稹离蜀返京,“临途诀别,不敢挈薛涛同行。洎登翰林,以诗寄曰:‘锦江滑腻峨嵋秀,幻出文君与薛涛。言语巧偷鹦鹉舌,文章分得凤凰毛。纷纷词客皆停笔,个个君侯欲梦刀。别后相思隔烟水,菖蒲花发五云高。’”

        如果以上记录属实,则有两个信息值得注意:一是此诗写于长庆初(821年),元稹任翰林承旨学士时。此前,元稹于元和14年(819)自虢州长史调京任膳部员外郎,结束了贬官地方长达10年之久的生涯,仕途从此进入顺境,仅只三年时间,便由员外郎而郎中、知制诰,再中书舍人而翰林承旨学士,可谓宠幸有加,骤升数级。二是值此仕途得意之际,距他与薛涛蜀中一别,倏忽已有12年矣!回想当年恍若隔世的恋情,已经42岁的元稹,是否还能对50来岁的薛涛一往情深?

        赞美她如西汉的卓文君,恭维她诗名之盛,令词客停笔,公卿梦刀,固然都是可能的,但言其爱慕之情,竟至于“别后相思隔烟水,菖蒲花发五云高”,则多半是诗人的夸张,而非实情了。

        另据《牧竖闲谈》说:“洎稹登翰林,涛归浣花,造小幅松花笺百余幅题诗献稹,稹寄离体与涛云:‘长教碧玉藏深处,总向红笺写自随。’”从两人交往情形来看,薛涛是很有些主动的,其造“松花笺”也颇有深意,大约总是在暗示元稹信守承诺吧。而元稹的答复,则似乎带有几分歉意,表示虽不能给薛涛名分,但红笺总是要随身携带的。

        想必薛涛也高兴过一阵子。你看她谢绝访客,回浣花溪居住,是否认为元稹已具备了接她进京的地位呢?也许从今人的眼光来看,薛涛比元稹大八岁,两者的结合是有年龄障碍的。实际情形未必如此。唐代风气较后世特殊,一般嫖客多喜欢年长的妓女。《北里志》说:“莱儿貌不甚扬,齿不卑矣……进士赵光远年甚富,与莱儿殊相悬,一见溺之,终不舍。”与后代之迷恋年轻貌美的妓女,尤以能享受“初夜权”为荣耀的心理,是很有点不同的。

        可惜元稹不是赵光远,薛涛也不及莱儿幸运。光阴又过了一年,京城长安中并无去蜀中接人的车马,倒是有消息传来,春风得意的元稹与裴度同时拜相,位极人臣,步入仕途巅峰。终因二人彼此不和,数月后又同时罢相。这都是发生在长庆二年(822)的事情。旋即元稹出任同州刺史,在郡二年,又改授越州刺史,兼御史大夫,浙东观察使。

        经历如此一番大起大落,元稹意气消沉,做人行事,一改从前,竟至“放志娱游,稍(渐渐)不修边幅,以渎货闻于世”。(《旧唐书·元稹传》)可谓色、贪具备,晚节不终。这在他从前是不可想象的事情。元稹《与晦侄等书》中谈到自己的过去时说:“吾生长京城,朋从不少,然而未尝识倡优之门,不曾于喧哗处纵观。”看来官场失意,可致君子判若两人。

        而此时在杭州任刺史的白居易,也于公务之余,游历山水,纵情声色。二人既为诗朋,也是嫖友,但凡艳遇中意的妓女,便要交流使用。

        “玲珑,余杭歌者。乐天作郡日,赋诗与之。时元稹在越州,闻之,重金邀去,月馀始还,赠之诗,兼寄乐天云:‘休遣玲珑唱我词,我词都是寄君诗。明朝又向江头别,月落潮生是甚时。’”(《尧山堂外纪》)

        余杭歌女玲珑,想必自有动人之处,元白二人呼来唤去,互相狎昵,并无醋意,颇有“共妻”风味。

        在元稹一面而言,自然是十分浪漫惬意了,可于远在蜀中的薛涛,当作何感想?此时的元稹是完全置于脑后了。

        也许,也曾经记起过往日的承诺罢,但有位美女的到来,究竟还是改变了一切。据《云溪友议》记载:“及(元稹)廉问浙东,别涛已逾十载。方拟驰使往蜀取涛,乃有俳优周季南……及妻刘采春,自淮甸而来,善弄陆参军,歌声彻云,篇咏虽不及涛,而华容莫之比也。元公似忘薛涛,而赠采春曰:‘新妆巧样画双蛾,慢里恒州透额罗。正面偷轮光滑笏,缓行轻踏皱纹靴。言辞雅措风流足,举止低徊秀媚多。更有恼人断肠处,选词能唱望夫歌。’采春所唱一百二十首,皆当代才子所作,五六七言,皆可和者。”

        这样一位容貌婀娜的歌女,恼人断肠,也就无惑元稹要乐不思蜀了。而且竟然不顾物议,视为己妻,耳听“望夫歌”而浑然忘却“望夫楼”上的薛涛,是愈发沉溺而不能自已了。“元稹在浙七年,因醉题东武亭诗,末曰:‘因循归未得,不是恋鲈鱼。’卢侍郎戏曰:‘丞相虽不恋鲈鱼,乃恋镜湖春色耳。’”

        刘采春为有夫之妇,元稹因其“华容”而狎昵七年,真是有点仗势欺人了。

        薛涛绝望之余,悒郁寡欢,终身未嫁。《全唐诗》上说,薛涛“暮年退居浣花溪,着女冠服,制纸为笺,时号薛涛笺”,大约有误。据今人考证,薛涛退居成都西郊浣花溪后,晚年又移居东门锦江南岸建吟诗楼栖息其上,也就是今天的成都望江公园内。薛涛常以律、绝两体写诗,当时流传的笺纸篇幅过大,涛喜爱红色,遂创制深红小笺,时号“薛涛笺”。望江公园内现存古井,名薛涛井,相传当年薛涛便是从井中汲水制笺。

        对于这些情景,元稹不知是否耳闻。太和三年(829)9月,他被召回京城担任尚书右丞,第二年再度出京,任武昌军节度使,在来年的7月暴卒于任所。终年53岁。

        又过了三年,64岁的薛涛病逝,葬于现在的望江公园附近。当时镇守成都的西川节度使段文昌为她撰写了墓志。

        惜乎薛涛墓与碑文今已不存,惟晚唐诗人郑谷《蜀中三首》中,可以窥见当年薛涛墓地的景色:“渚远江清碧箪纹,小桃花绕薛涛坟。”

        呜呼!桃花不再,绿水依旧;墓地已渺,斯人永存。

成都望江楼公园的薛涛

       “古井冷斜阳,问几树枇杷,何处是校门书巷?

       大江横曲槛,占一楼烟雨,要平分工部草堂。”

       这是在成都市的望江公园之中的薛涛井旁边的一副楹联,这口井原本的名字是玉女津,后来才改名为薛涛井。这口井可谓是有着十分悠久的历史,在天启《成都府志》之中就有着很多的记载:

       “薛涛井,旧名玉女津,在锦江南岸,水极清澈,石栏周环,为蜀王制笺处,有堂室数楹,令卒守之。”

       薛涛的画像

       而如今,堂室数楹早已经在时间的流逝中消逝了,留下的遗迹也单单只有纸房水井了。那么,薛涛是何许人也?薛涛是中国历史上唐朝时期的女诗人,也是成都的一名乐妓。提到“乐妓”一词,这个词让薛涛身上总是背负了太多的闲言碎语,就算是在现代社会之中也有很多人对这个词不屑一顾,觉得实在上不了台面。所以后世人对于薛涛的评价也总是很难从客观的角度出发,但是薛涛这位女子用尽了她的一生,来证明了她的与众不同。

       薛涛的全身画像

一代才女才初露,谁料命运总弄人

       薛涛的出身,可以说是典型的大家闺秀。薛涛是长安人,父亲薛郧也是朝廷的重臣,薛郧学富五车,膝下又只有薛涛这一个女儿,于是乎薛涛自然是薛郧的掌上明珠。出身在这样的家庭里,薛涛从小就受到了父亲的熏陶,自幼就冰雪聪明。但是要说到薛涛初露锋芒的时候,莫过于在她八岁的那一年,也就是公元的776年。那年长安的夏天极为炎热,休沐的薛郧在自家的庭院的梧桐树下歇凉,薛郧抬头时看到梧桐树长得出奇的茂盛,一时间薛郧诗兴大发,随即脱口而出道:“庭除一古桐,耸干入云中。”旁边只有八岁的薛涛,连头都未曾抬一下,就流利接道:“枝迎南北鸟,叶送往来风。”

       才女薛涛

       身为父亲的薛郧在惊讶于女儿的聪明才智之外,内心又喜又忧,因为薛涛身为一位女子却能够有如此才识,对于将来的她来说不知道是一件好事还是坏事。就此,薛涛有着一个无忧无虑的童年,但是命运总是爱捉弄人。由于薛郧在朝廷之中为人太过于正直和敢于直言,后来薛郧就得罪了朝廷之中的权贵,最后薛郧和一家人就被贬到了四川成都。并且在薛涛十四岁的时候,薛郧就不幸染上了瘴疠,最后不幸病逝。薛涛在豆蔻年华的年纪,就遇到了人生中的第一个转折,和母亲相依为命,而薛涛也为了生计在十六岁的时候加入了乐籍成为了一名乐妓。

       薛涛秋图

大帅府里女校书,深情总被无情伤一遇韦皋

       由于薛涛的才华十分的出众,以及“通音律,善辩慧,工诗赋”,薛涛一度十分出名,就连白居易、杜牧、刘禹锡等诗人也对薛涛赞叹不已。也正是在这个时候,薛涛遇见了她人生中的第二个转折——韦皋。韦皋也慕名薛涛的才华许久,在一次酒宴之中韦皋就提出让薛涛即兴写诗,而薛涛也不负众望的提笔写下了《谒巫山庙》

       “乱猿啼处访高唐,路入烟霞草木香。

       山色未能忘宋玉,水声犹是哭襄王。

       朝朝夜夜阳台下,为雨为云楚国亡。

       惆怅庙前多少柳,春来空斗画眉长。”

       而这一首诗就此成功吸引了韦皋对薛涛的注意,由此薛涛最终成为了韦皋身边的红人。或许在很多年之后韦皋回忆起初见薛涛时的场景,当时的薛涛身穿一身红衣,施施然站在大厅之中,目光里淡漠的神色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和注意。一时间,薛涛惊艳了众人,也成为了韦皋眼中的风景。在薛涛成为了韦皋身边的红人之后,很多人都想要通过讨好薛涛来亲近韦皋,即使薛涛不爱财但是她还是将别人送来的礼物收下,最后再全部上交。到那时即便是如此,这件事情闹出来的动静仍旧非常大,韦皋在生气之余就将薛涛发配去了松州。此时的薛涛才明白,自己的一切光荣都是来源于韦皋,没有了韦皋的宠爱自己什么都不是。于是就带着悔意写下了《十离诗》,韦皋也心软了,遂召回了薛涛。

       韦皋的雕像

       或许是经过这一次,薛涛想开了,身为女子的她还是要顺从于这一个所有的光荣都来自于男子的时代,即便自己再有才华也只是权贵们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小人物。此时的薛涛敛去了自己的所有锋芒,选择脱去乐籍,在成都西郊的浣花溪隐居,薛涛也一直隐居到韦皋六十岁逝世的时候。已经三十五岁的薛涛此时的内心也非常的平静,她明白韦皋并不是自己命中注定的那个人,但是薛涛也想要平平淡淡度过自己的下半生。

成都市望江楼的历史

       薛涛及望江楼

       薛涛及望江楼:

       薛涛生前并不住在今天的望江公园,只是死后葬于成都东门外的锦江畔,望江公园内有她的土冢,高6米,周长 10余米。到明代时,蜀献王朱椿为了纪念薛涛,就在今天的望江公园打井建作坊,仿制薛涛笺。由于井水经砂质地层过滤,甘甜清冽,所制出的纸号为上品。到了清康熙年间,在井旁刻了一通“薛涛井”的石碑,从此,人们就以为薛涛故里在今天的望江公园了。

       简介望江公园位于成都九眼桥锦江岸边,相传唐代女诗人薛涛曾在此汲取井水,手制诗签,留下了许多幽怨动人的诗句。明清两代先后在这里建起了崇丽阁、濯锦楼、浣笺亭、五云仙馆、流杯池和泉香榭等建筑。

成都望江楼有一副残缺对联,出自唐代才女薛涛之手,没人对出下联

       望江公园位于成都九眼桥锦江岸边,相传唐代女诗人薛涛曾在此汲取井水,手制诗签,留下了许多幽怨动人的诗句。明清两代先后在这里建起了崇丽阁、濯锦楼、浣笺亭、五云仙馆、流杯池和泉香榭等建筑。

       一进大门,映入眼帘的是茂盛的竹林,因薛涛一生爱竹,后人便在园中遍植各类佳竹,其中有不少为名品,如人面竹、弥勒竹、方竹、观音竹、鸡爪竹等,品种多达100余种。其中不乏海内珍品,凤尾森森,龙吟细细,四季苍翠,情趣无穷,徜徉其间,使人俗念顿消。

       园内崇丽阁俗称“望江楼”,高达30余米,一度成为成都的象征。薛涛爱竹,公园也以竹为特色,品种多达100余种。其中不乏海内珍品,凤尾森森,龙吟细细,四季苍翠,情趣无穷,徜徉其间,使人俗念顿消。

       望江楼公园最宏丽的建筑是高39米的望江楼,又称崇丽阁,每层的屋脊、雀替都饰有精美的禽兽泥塑和人物雕刻。阁顶为鎏金宝顶,丽日之下,金光闪闪,耀眼夺目。设计巧妙,飞檐翘角,雕梁画栋,雄伟壮观。登楼远眺,高杰栉比,锦江春色,尽收眼底。此外,吟诗楼四面敞开,三叠相依;濯锦楼两层三间,状如舟船。一阁两楼与毗连的五云仙馆,构成极富四川风格的园林建筑群。

       望江楼公园坐落在成都东门外锦江河畔的一片茂林修竹之中,面积176.5亩。园内岸柳石栏,波光楼影,翠竹夹道,亭阁相映,是纪念唐代女诗人薛涛的古迹和游览胜地,现为四川省文物保护单位。园内的崇丽阁和濯锦楼枕江而立,是园里的主要建筑。

       薛涛字洪度,原籍长安,随父宦居蜀中,自幼聪颖好学,才智出众。父丧后,因家贫,十五岁编入乐籍。她能诗善文,又谙练音律,时称女校书。据记载,薛涛有诗五百首,与她同时的著名诗人元稹、杜枚、白居易等,都对她十分推崇,并写诗互相唱和。可惜这些诗歌大多散失,流传至今仅存九十余首,清末有《洪度集》木刻单行本行世。薛涛晚年曾在住地碧鸡坊自制一种深红色小笺,世称“薛涛笺”,历代多有仿制。她死后葬于望江楼公园附近。

       文·段宏刚

        唐代著名女诗人薛涛(768年——832年)是中国历史上为数不多的才女,给文学史留下了许多佳话。

        她给后人留下的财富,除过《锦江集》里边收录的90多首诗歌之外,还有 “望江楼” ,以及望江楼里一副残缺的对联,这副对联被称作千古绝对,只有上联而没有下联,距今过去了1200多年,依然没有人能对出与之匹配的下联,依然给世人诠释着什么叫残缺之美。

        望江楼位于成都市东门外,始建于清朝光绪十五年(1889年),是为了纪念薛涛而建,整个建筑群掩映在一片茂密的竹林中,竹子种类繁多,有人面竹、方竹、麦竹、紫竹、绵竹、佛肚竹、鸡爪竹、胡琴竹、实心竹,等等。

       之所以让竹林拥簇着望江楼,是因为薛涛一生对竹子情有独钟,在多首诗歌里表达了对竹子的喜爱之情,其中,以五律 《酬人雨后玩竹》 最为有名,诗曰:

        南天春雨时,那鉴雪霜姿。

        众类亦云茂,虚心宁自持。

        多留晋贤醉,早伴舜妃悲。

        晚岁君能赏,苍苍劲节奇。

        诗中 “苍苍劲节奇,虚心能自持” 两句,被薛涛经常拿来激励自己,希望自己有竹子这样高洁的品性和美德。园内竹林丰茂,也算是后人帮助薛涛完成了爱竹、以竹为伴的夙愿。

       从1889年开始,园内相继建造了崇丽阁、濯锦楼、浣笺亭、五云仙馆、流杯池、泉香榭、吟诗楼、薛涛井、薛涛纪念馆等古色古香的建筑,至民国时期已颇具规模,被开辟为“望江楼公园”,成为成都市的特色景点之一。

        望江楼原名叫“崇丽阁”,出处来自西晋著名文学家左思《蜀都赋》里的名句 “ 既丽且崇,实号成都 ” 。整个建筑群竣工后,站在崇丽阁上,可以看到锦江之水蜿蜒曲折向南流去,因此,被改名为“望江楼”,一直沿用至今。

        据资料显示,望江楼共4 层,总高39米,屋脊和雀替上装饰华美,既有飞禽走兽的泥塑,也有人物雕刻和绘画。整个建筑呈现出朱柱碧瓦,宝顶鎏金,雕梁画栋的审美感受,兼具了北方建筑的雄伟和江南楼亭的灵秀,具有很高的艺术气息。

       薛涛出生于京城长安的一个书香门第,她的父亲薛郧在长安城做官,精通诗文,学识渊博,督促薛涛自小读书、写字、作诗。到8岁时,薛涛已经在文学上展现出较高天赋,再加上她才思敏捷,面对“命题诗”,能相当轻松地对答,如此优秀的表现,让薛郧对这个宝贝女儿非常满意,把她当作小公主一样来对待。

        然而,在薛涛11岁时,个性耿直,刚正不阿的薛郧因为得罪了朝中权贵,遭到贬谪,一家人不得不离开京城前往蜀地,最终,他们在成都落脚。

        薛涛14岁时,薛郧以使者的身份被派往西南小国南诏,途中不幸染上瘴疠,最终不治身亡。家里失去了顶梁柱,让其他人的生活即刻陷入了困境。

       跟母亲相依为命的薛涛,长到16岁时,实在无路可走,加入了乐籍,成为一名乐伎,正式开启了自力更生的生活。

        历史上,像薛涛这样才貌俱佳,精通琴棋书画的乐伎并不多,因此,薛涛很快凭借自己的优势在众多乐伎里脱颖而出,深受文人骚客和达官贵人的喜爱。本时期的著名文人,白居易、元稹、刘禹锡、杜牧、张籍、王建等人,都跟她一唱一和,甚至发生过感情纠葛。

        薛涛因为在蜀地生活了50多年,算得上正宗的四川人,所以,她跟卓文君、花蕊夫人、黄娥并称为 “蜀中四大才女” ,给后人留下了许多美谈。

       除过诗歌,在书法和对联上,薛涛也表现出较高天赋。望江楼上的残缺对联,就是她的大手笔。

        望江楼所在的位置,在唐代称作 “玉女津” ,是有名的渡口,每天人来人往,热闹非凡。每到春季,锦江两岸的花儿依次开放,把周围装扮得十分漂亮。春季是踏春赏花的好季节,每年春季都有许多姑娘从浣花溪上船,顺流飘至锦江,再行至玉女津,完成游春。

        相传,某年春天薛涛来到玉女津的一座楼上,目睹蜿蜒曲折的锦江之水,随口吟出一句上联: 望江楼,望江流,望江楼上望江流,江楼千古,江流千古。

       后来,不知何故,人们没有看到下联,是薛涛当时没有写出来?还是写出来却被遗失了?已经无法考证。到现在,这个上联就以残缺的形式,被刻在门框上,给游人留下了道不尽的残缺之美。

        薛涛的上联可以说是自然天成,用通俗易懂的语言,把几处名胜古迹很巧妙地串联起来,组成了一幅登高临远、君临天下的画面,并且视角转换很快,包含了对人生短暂、物是人非的喟叹,有许多哲学思考蕴藏其中,读起来朗朗上口。

        这个上联自从诞生之后,许多才子慕名前来,跃跃欲试,想对出下联,几乎没有人能够如愿。

       相传,直到20世纪30年代,四川什邡有一位名叫李吉玉的才子,在一个月圆之夜,来到望江楼旁边的“印月井”旁,看到井内明月倒映,这个景象让他突然想起望江楼上的上联,于是,他灵机一动,脱口而出:

        印月井,印月影,印月井中印月影,月井万年,月影万年。

        这个下联虽然意境不够突出,有一点生搬硬套之嫌,但相比于其它下联,仍然表现出了较高的技巧和内涵,从形式到内容,都有可圈可点之处。到目前为止,也只有这个下联最接近上联的本色。

       今天的讨论已经涵盖了“成都望江公园薛涛”的各个方面。我希望您能够从中获得所需的信息,并利用这些知识在将来的学习和生活中取得更好的成果。如果您有任何问题或需要进一步的讨论,请随时告诉我。